ST康美前证券经理内幕交易获利百万 获刑16月罚537万

ST康美前证券经理内幕交易获利百万 获刑16月罚537万
2020年01月14日 16:33 券商中国

  原标题:赔了夫人又折兵 ST康美(维权)前证券部经理内幕交易获利百万,换来16个月刑罚,还被罚了537万

  赶在过年之前,一则旧案终于尘埃落地。

  在2019年,ST康美300亿现金“一夜消失”绝对是A股年度大事件之一。而在问题爆发之前,2018年10月ST康美股价曾出现断崖式下跌,短短10天内蒸发480亿市值。彼时,引发股价下挫的最直接原因为其关联公司法人代表王某君传出被采取强制措施消息,且内幕交易标的被认为与ST康美有关。

  而在近期,随着一纸裁判文书的公布,这位前ST康美证券部经理的去向终于分明。由于内幕交易普邦园林(现普邦股份)获利112.32万元,王某君被深圳市中院判处为内幕交易罪并获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二百万元,刑期至今年1月20日。在“赔了夫人又折兵”之外,联想ST康美2019年的际遇,实在令人唏嘘。

  内幕交易成交千万获刑

  由于内幕交易严重侵蚀资本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严重侵害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近年来在各类证券市场违法行为中成为监管调查重点。而对于违法情节严重的内幕交易,“没一罚三”显然并不代表案件的终结。

  2017年11月,四川证监局公布王某君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王某君因内幕交易普邦园林(现普邦股份)而被没收违法所得112.32万元,并处以三倍罚款。

  故事至此并没有结束,2018年10月,市场传出王某君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原因是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而在近期公布的裁判文书中,王某君内幕交易的“后话”终于有了结果。

  在行政处罚落地后,2018年4月,证监会向公安部发布关于王某君涉嫌内幕交易犯罪线索的移送函。2018年5月,公安部将线索移送广东省公安厅,后由深圳市公安经侦支队于2018年9月立案侦查,同月将王某君抓获到案。

  公诉机关指出,王某君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2016年4月14日至4月25日)使用本人账户累计买入普邦园林,成交金额1293.74万元,在当年9月-10月卖出后获利112.32万元。王某君该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无正当理由或正当信息来源。

  就王某君个人而言,无论是在此前的证监会处罚还是在公诉过程中,其态度均十分良好:在证监会处罚时未要求陈述和申辩,也未申请听证;在诉讼中表示认罪认罚,并称其一贯遵纪守法,且公司对深圳有税收贡献,请求酌情合理处罚。此外,王某君在押期间还向深圳市第二看守所检举袁某军职务侵占犯罪和李某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构成立功。

  基于王某君的个人表现,深圳市中院最终认定王某君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刑期自2018年9月21日至2020年1月20日。

  涉案董秘两度泄密

  内幕交易案的作案者往往处于“背后有人”的状态,此次涉案的王某君也不例外。

  早在2016年4月,时任普邦园林副总裁兼董秘马某达收到博睿赛思的商业计划书,马某达受普邦园林董事长涂某忠委托,与时任博睿赛思总经理取得联系,并在2016年4月12日就收购事宜达成一致意向。同年4月27日,普邦园林在交易意向内容备忘录收购签字盖章,并在同日发布停牌公告。

  据证监会调查,王某君与马某达关系匪浅,二人系多年朋友,日常联络较为频繁;王某君为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博益投资为普邦园林前十大股东之一,且两公司有共同投资项目。

  对于这起内幕消息的泄露,王某君自称,“在2016年4月14日购买涉案股票的一个多礼拜前,马某达曾到我公司办公室,当时马某达接听了一个电话,我听到马某达在电话里提到类似重组方面的事情。我当时听到有项目估值等字眼,所以判断可能是会开展一些收购方面的行为。基于这个情况我就开始关注涉案股票。”

  事实上,这已不是普邦园林首次遭遇内幕交易,亦非马某达首次泄露内幕信息。早在2016年初广东证监局披露的对钟某的行政处罚决定中,其同样由于工作人员与马某达及财务总监周某相识,且有电话联络,获悉普邦园林非公开发行消息。彼时,钟某内幕交易获益392.05万元,被处以“没一罚一”。

  此外,在判决书中,普邦园林提供了关于马某达外出未归的情况说明及马某达出入境记录证明,称马某达于2018年10月8日因博士论文答辩、留学事宜请事假外出,至今未返回单位。出入境记录显示,马某达2018年10月8日从深圳湾出境到香港,后无入境记录。直至2019年5月,普邦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董秘马某达因个人原因辞职。

  曾令ST康美股价断崖下跌

  作为在ST康美任职长达十年的“老员工”,王某君身陷囹圄后恰好躲过ST康美2019年“300亿现金蒸发”的戏剧化剧情。不过,在王某君遭遇强制措施之时,ST康美即已先行受到影响,产生大幅股价下挫。

  王某君在2001年加入ST康美,任证券部经理,并在2006年4月出任ST康美监事,在康美药业前后任职长达十年。而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博益投资,背后实际控制人同样为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

  2018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王某君已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 操纵标的除普邦园林外,还可能涉及康美药业。

  对此,ST康美发布澄清声明,对王某君与博益投资的相关信息进行澄清说明。彼时,ST康美表示,博益投资于2007年5月设立,由ST康美控股股东康美实业持股90%,控股股东之一致行动人许冬瑾(实控人马兴田之妻)持股10%。

  ST康美委托律师向王某君本人及其近亲属了解相关情况,王某君本人表明,其于2018年9月21日被采取强制措施,系因涉嫌内幕交易普邦园林。并且,经王某君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博益投资书面声明,确认博益投资自成立以来不存在买卖ST康美股票的情况。

  然而,ST康美的声明来的并不算及时。在澄清前,其股价已遭遇断崖式下跌,10个交易日内从此前的千亿市值下降至600亿左右。

  至2018年12月28日,ST康美即公布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面的剧情即是一连串的摧枯拉朽,被证监会称为“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

  如今,ST康美一案已近尘埃落定,王某君这名前员工也即将迎来出狱回家过年。不过,监管严惩内幕交易的风仍未停,还将有哪些“实锤”案例将面临牢狱之灾?

责任编辑:王帅

ST康美 内幕交易

热门推荐

收起
快三大发群_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公众号
快三大发群_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1-16 博杰股份 002975 34.6
  • 01-15 斯达半导 603290 12.74
  • 01-14 泽璟制药 688266 33.76
  • 01-14 有方科技 688159 20.35
  • 01-14 玉禾田 300815 29.5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